感染“黄背心” 默克尔会提前离开吗_新闻国际

日期:2019-01-15 / 人气: / 来源:未知

“黄背心”的这把火,从法国浩浩荡荡朝着整个欧洲蔓延,而德国刚好就是下一个中招的国家。麻烦的是,“铁娘子”默克尔的告别演讲余音尚未消散,骚乱便已袭来,紧接着又传来被逼提前让位的消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德国仿佛站上了悬崖,在这个日渐失序的世界里,谁也无法预料,最先迎接这架欧洲火车头的会是加足马力还是就此熄火。

双重打击

放弃连任还不够,基民盟甚至连最后一班岗都不想让默克尔完整地结束。据多家德国媒体16日报道称,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准备让她提前让位给刚刚当选基民盟主席的“小默克尔”卡伦鲍尔,白姐看图猜一省,提前为2021年大选做准备。

据德国《图片报》报道称,基民盟希望在明年欧洲议会选举后或明年秋天大联合政府任期过半时,与另一执政党社民党分道扬镳,原因是后者的支持率不断下降。在与社民党进行切割后,基民盟希望继续搭档基社盟,与目前的在野党自由民主党组成新政府。自由民主党也有此意向,不过他们提出条件:默克尔不再担任总理。

默克尔似乎并不留恋这个位置。《图片报》称默克尔已经为此做好准备,德国《明镜》周刊也称,默克尔有意提前把总理之位让给卡伦鲍尔。德国《新通讯报》认为,默克尔提早让位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自卡伦鲍尔担任党主席后,基民盟的支持率再次超过30%,卡伦鲍尔的上台有利于自己展示能力,同时延续默克尔的政治遗产。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默克尔传出提前“退位”的前一天,零下2度的慕尼黑却热火朝天,明晃晃的黄背心涌动在街头。当地时间15日,德国抗议者身着黄背心聚集在国家大剧院前,对居高不下的房租和捉襟见肘的退休金发起抗议。截至当天中午,大约有200名抗议者参与其中。值得庆幸的是,德国人保持了一贯的冷静画风,整个抗议活动并未出现过激行动。

让巴黎从浪漫之都变成骚乱之城,甚至迫使法国总统马克龙“低头”的“黄背心”运动让人后怕,而据《明镜》报道称,号召起这次抗议行动的组织“起来慕尼黑”,其负责人之一的 christian lange也表示,未来几周内在汉堡、莱比锡、斯图加特和杜塞尔多夫等其他城市将举行更多的“黄背心”抗议运动。“法国黄背心运动也是从小的行动开始”,这位负责人说道,“我们已经发出了信号”。

恶性循环

“我们总被告知德国社会福利很好,但为什么很多人并没有切身感受到呢?”,一位67岁,刚刚退休不久的老太太因为对微薄退休金的不满而加入了“黄背心”的队伍。根据她的说法,自己的退休金尚不足1000欧元,连与朋友喝咖啡的钱都要精打细算,因此她希望将最低退休金设置为1200欧元,同时限制房租的上涨。

慕尼黑的高房租有目共睹。德国经济研究所10月上旬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慕尼黑大学生房租全德最贵,每月房租约为600欧元,而排在第二的法兰克福只需488欧元。而据德国知名统计网站Statista的数据,慕尼黑的人均月收入达到了2400欧元,但却需要将40%以上的收入投入到房租中,这也成了此次示威爆发的重要原因。

每况愈下的生活让民众将矛头直指政府,而其带来的反作用也开始逐渐浮现。据了解,由于慕尼黑政府近年来未能控制好房租上涨的问题,简介导致了慕尼黑所在的州的执政党基社盟在10月的州议会选举中遭遇罕见挫败,创下60年最低支持率,而基社盟正是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的姊妹党。

退休金和高房租并非一朝一夕的问题,而这些顽疾的背后更多的是一个国家的无奈。例如德国老龄化越发严重,而劳动力短缺又让养老金预算变得入不敷出。此前有数据预计,到2019年德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数量将超过30岁以下的年轻人。而在今年5月,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经济学家也预计,如果按照现在的预算执行,德国的养老金政策可能会造成每年100多亿欧元的赤字。

而当旧患无法得到解决时,逐渐增加的量变就会引发质变。接连失败的地方选举,愈加明显的内部分裂,备受诟病的难民政策……最终默克尔不得不以告别她领导了13年的德国政坛而收尾,但真正的问题显然不是靠一场“引咎辞职”就能解决的。

“真正的问题是西式民主遇到了发展瓶颈”,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丁纯认为,最近几年慕尼黑房屋租金上涨确实较快,退休金低也是德国一直存在的问题,而今的抗议反映出的正是社会中下层在全球化冲击下对目前生活处境的极度不满。

已破待立

德国似乎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带领欧盟勇闯经济浪潮的先锋手了。当默克尔提前退位的消息传出时,《纽约时报》便称,谁取代默克尔并不重要,她的退出标志着德国政治危机的深化,并将威胁到整个欧盟的未来。

在一连串的打击之下,德国官方已经率先发出了警示的信号。当地时间14日,德国中央银行在法兰克福发布的报告显示,预计2018年德国经济增长率下调至1.5%,而此前该数值预计为2%。此外,德国央行也将2019年经济增速由1.9%下调至1.6%,甚至预计2020年和2021年德国的经济增速为1.6%和1.5%。

此前,英国《卫报》分析称,作为欧洲实际领导人的默克尔下台,可能会使欧洲面临1930年以来最大的危机,欧盟的分裂将越来越严重。《纽约时报》也认为,对于欧盟而言,现在正是一个急需团结、急需一个强有力的领导的时刻:面对英国脱欧、意大利预算危机、民粹主义“肆虐”欧洲大陆,欧盟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

“这些国家大概不会为默克尔的离开流一滴眼泪”,德国之声一针见血。更为重要的是,目前贸易摩擦、经济低迷、移民问题以及民粹主义的抬头都为明年5月即将到来的欧洲议会选举蒙上了一层阴影,到那个时候,欧盟将迎来英国“脱欧”之后的第一次议会选举,而据今年6月出炉的“欧洲晴雨表”显示,有13个欧盟国家的多数受访者不信任欧盟,此外,45%的欧洲人认为欧盟是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行,只有31%的受访者认为欧盟的前行方向是正确的。

如今混乱的欧洲更让人提不起信心,而默克尔也不是唯一一个焦头烂额的人。自从改革强人马克龙被“黄背心”逼得低下了头,不得不放弃野心勃勃的改革计划后,“黄背心”就像野火般吹向欧洲多个国家,比利时、荷兰等国也有群众响应这场源自法国的抗议活动,整个欧洲大陆都被经济下滑、税收增加的不满情绪所笼罩。

丁纯认为,不断发起的抗议活动实际上是全球治理的麻烦,是精英制度与理论落后于现实的困境。一人一票的最大弊端就在于少数服从多数,因为很多人投票的理由仅仅只是因为“你比我多”而产生的不满,当分蛋糕的人比做蛋糕的人多了,格局自然会被打破,只有大家都没得吃了才会重新回归理智解决问题。

“现在成了一个失序的世界,谁都想打破原有的规则,但谁都不想建立新的规则。目前也是正统和民粹的问题,都有不满,但又不知如何走出不满。一个原因在于全球化步伐太快,曾经的体系平衡被打破,旧的不行,新的又没建,曾经的理论无法适应目前的冲击,问题由此而来”,丁纯解释称。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作者:admin


现在致电 0898-688989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